我媽媽沒有頭

作者/書愛   圖片來源/Unsplash

 

「我媽媽沒有頭」是Josh和我打招呼的問候語。

 

「怎麼用中文說你好?」是身為台灣人的我常被問的問題之一。在國際學校,如果你想要和一個人變熟,最簡單的第一步就是學他的語言,然後用他的語言和他打招呼!如果對方的母語是英文,就發明一些特別或有趣的打招呼方式(像是電影「天生一對」裡雙胞胎女孩和管家先生的secret handshake)來取代。獨特的打招呼方式很容易拉近彼此的距離,就像是給人一種「我了解你!」或是「你比較特別!」的友誼優越感。

 

有一天,當我在教大家講「早安,你好嗎?」的中文時,澳洲人Josh在一旁表示他還會說另外一句中文,「哦?說來聽聽?」我好奇的問。「我媽媽沒有頭。」啊,是的,Josh說出這六個字時我一度以為自己聽錯,但是Josh的發音非常標準,他看出了我的懷疑,除了說明是他高中同學教他的,還用英文解釋了這句話的意思表示他不是在亂講。從那天起,學會了「你好」的Josh常常自己綜合以上兩句中文,對著我大喊「你媽媽沒有頭!」以示打招呼,為我的生活增添了許多樂(混)趣(亂)。

 

在那之後,Josh常常對我說「Teach me something.」於是我便教他各種搞笑中文:「放下」、「閉嘴」、「我爸爸不見了」、並寫下一些象形文字的排列組合給他看。有一次我心血來潮,反問Josh「Teach me something.」同時心中暗暗想著,讓我來看看母語是英文的你要教我什麼。然而,Josh想了一會兒,開口說道:「你知道第一片CD的大小和內容量的長度是怎麼被訂出來的嗎?發明CD的人因為不知道CD應該要多大才好,就拿錄音卡帶的大小來參考,然後因為要放進CD裡的音樂長度太長,所以他們就更改了原先設定的容量的長度……。」除了學到一個冷知識,我也在心中暗自嘲笑自己:「誰說teach me something的something只能是語言啊!」並且深深佩服Josh的深藏不露。

 

世界上可以學的東西實在太多了,除了繼續學習其他國家的打招呼方式、文化之外,我也將「Teach me something」這句話好好的存了檔,只要有機會就拿出來問一問人,看能學到什麼有趣的新事物!當然,我的生活也在和Josh互吼「你媽媽才沒有頭!」中繼續的前進著。天下的媽媽們,看到這裡請不要覺得被冒犯,要怪就怪教Josh奇怪中文的人吧。

 

 

-

 

作者|楊書愛

英文名字發音是艾洛維斯,小學的夢想是當獸醫,但因為看到血會暈倒所以只好開發其他專長。人生規劃中從來沒有想過要出國,此刻卻為著熱愛的工作,決定飛至澳洲學習節目企劃!預計2019重新登陸台灣。每天都忙著為生活找樂子,看見人與人關係的建立或恢復會很感動和滿足,無法放棄:剪斜劉海、和野貓打招呼、喝牛奶和吃荷包蛋。

分享至 facebook
Please reload

關於好漾專欄

新漾邀請各領域作家在這裡和Youngman們分享好想法。

每週三固定上新文章,來看看吧!

最新文章
Please reload

文章分類
​每月好文
Please reload

建議最佳瀏覽狀態
1024x768以上

10047 臺北市中正區許昌街42號9樓

+886-2-2312-0085 

service@xin-young.org

© 2018 ​財團法人新漾基金會 |

Xin-Young Foundation, NPO

Proudly created with Wix.com